笔趣岛 > 龙零 >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死之神

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死之神

  风雪在这寒冬中越刮越烈,大雪几乎快要迷蒙了人的身影,爱莉丝呼着白气,小脸已经冻得红扑扑的。

  “我得到了你要出嫁鹰狮帝国的消息,所以过来想要把你带走,想不到你自己不想嫁,我来的是不是很是时候啊?”派尔.潘反手将黑霸王挂在了背后的扣夹上,拿出一壶烈酒豪饮起来:“你要不要来一口?”

  “我不要……”

  “接着。”派尔.潘不容她拒绝,酒壶已经抛了过去。

  爱莉丝看着带残着酒汁的壶口,想着那些佣兵暴徒飞扬豪迈的人生,忽的壮起胆子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大口。

  这酒极烈,比起伏特伽还要给劲,爱莉丝烈酒入喉,只觉得一阵清凉之后,喉咙里火辣辣的疼,登时呛得她不停提咳嗽,即苦又涩的味道麻得她舌头直转筋,眼睛都下来了,也不知道酒里面掺了什么。

  派尔.潘哈哈大笑:“酒的味道怎么样?”

  “真……真难喝。”爱莉丝麻得舌头都大了,说话都不利索了:“我从来没喝过这么难喝的酒,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爱莉丝连着咳了好多下,这酒入肚,顿时像火烧一样燎起来了,她的脸到脖子都烧得红通通的,头脑直犯晕,天旋地转的,不一会儿就醉倒在马车上睡了过去。

  派尔.潘走过去拿起自己的酒壶又畅饮一口,叹道:“这酒的苦比起人生的苦涩来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他回头对还不肯离去的公主女仆道:“你们走吧,公主是我的了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仆从们瞧见公主和这个粗野的男人是认识的。但是她们奉命陪公主出嫁,怎能这么轻易抛弃公主。

  “你们不走,那我走。”派尔.潘将爱莉丝扛上了肩,又走进马车里找了点值钱的物件揣在身上,女仆们瞧着想阻止又不敢阻止,只能看着他将爱莉丝带走。

  ……

  爱莉丝在晕眩中醒了过来,刚一睁眼肚子里的酒劲上涌,一口秽物呕了出来。火堆燃烧着微潮的树枝发出啪啪的响声,爱莉丝这才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间破败的小屋里。

  “你学着豪爽,但酒量还是不行啊。才一口酒就醒了一天了。”派尔.潘拨动着篝火。篝架上串着两只剥了皮不知道是什么的小动物。

  爱莉丝四下看了一眼,问道:“我这是在哪?我的仆人呢?”

  “仆人我已经打发走了,这里……我也不知道是哪,看到有间木屋就捡来住了。”

  头晕晕的爱莉丝使劲揉了揉额头。拍了拍脸蛋。问道:“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?”

  派尔.潘不回答废话。

  “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?”

  派尔.潘扭头看着她道:“我可是把你救出来的。你不是不想嫁给那个人吗?”。

  爱莉丝爬离开自己吐的脏东西,低着头道:“我是不想嫁给鹰狮国王,但我是公主。有些事情我不想但也不能不做。”

  “哼,放屁。”派尔.潘语气中满是轻蔑与不屑道:“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不能按自己的心意来活,那活着还有什么劲?非得用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来压抑自己,让自己难受才好吗?”。

  爱莉丝黯然道:“你说得简单,可有些事情并不是想得简单就能这么去做的。我不能只想着自己就不顾及家人,这样是自私的。”

  “什么自不自私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你父亲是国王你不是,他要做的事情是他的事情,你不想做的事情是你的事,你们这些克罗马农人总是喜欢把事情搞得太繁杂。”派尔.潘又道:“再说自私又怎么样,我高兴怎样做就怎样做,就像我要收你做我徒弟,你就得做我徒弟,不想做也得做。”

  爱莉丝奇道:“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你徒弟了,我有师父,才不要你做我师父呢。”

  “你师父?哈哈。”

  “你笑什么?”爱莉丝听出了他语气中有瞧不起的意思,不高兴了。

  派尔.潘笑道:“之前你确实用这个理由拒绝过我,但是现在西莱斯特.冰稚邪已经死了,你没师父了,我当然可以再找你做我徒弟。”

  “我师父死了?”爱莉丝先是吃了一惊,随后又坚起眉毛生起气来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我师父才不会死呢,师父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师。”

  派尔.潘道:“我不想跟你争论,就算他很伟大,伟大的人也会有死的时候,这是事实。你要是不相信,就看看那份报纸吧。”说着用目光示意她的身后。

  报纸上的旧闻很快落入了爱莉丝的眼中,这虽是小道消息,但那天在多伦特尔发生的事情她在皇宫里也有耳闻过,很多人都这么传闻,也就是确实有那么一场浩劫灾难存在。看到这儿,爱莉丝的眼睛湿润起来:“不会的,不会的,我师父是不会死的,这报纸上一定是搞错了,他们在胡说八道!”

  派尔.潘反驳道:“如果是胡说八道,为什么会指名道姓的说西莱斯特.冰稚邪吗?他很有名吗?又有几个人认识他呢?世界上有名的人那么多,发报纸的怎么也轮不到用他来吸引眼球吧?”

  冰稚邪是有点小名气,但这点名气主要流传在那些他曾经得罪的政府官员之间,实际上他在佣兵世界并没有做过什么为人所知的大事件,要不是有7s之一的头衔,基本上不会有人认识他。

  爱莉丝听完愣起神来,又拼命的摇头:“我不信,我才不信这种鬼话,你怎么说我都不信。”

  “你不信不是你不相信,而是你拒绝相信。事实就是事实,你再怎么不相信也改变不了了。”

  爱莉丝静了下来。想着派尔.潘的话,他没有理由骗自己,难道师父真的死了吗?

  派尔.潘又说道:“西莱斯特.冰稚邪是一个魔导师,在武技上他教不了你什么,你真正需要的是我这样一个师父,只有我才能让你成为真正的强者。”

  爱莉丝抬起头看着他道:“我师父说过我天赋很平庸,以前是学魔法的师父也让我放弃了,你非要收我做徒弟是为什么?”

  “什么?”派尔.潘失声笑了:“西莱斯特.冰稚邪说你天赋平庸?哈哈哈哈,他一个白痴知道什么?”

  “你不许侮辱我师父~!”爱莉丝见他骂冰稚邪,立即就生气了。睁着杏眼气呼呼的瞪着他。

  派尔.潘马上改口道:“我是说你师父是学魔法的魔法师。对战士的世界又怎么能理解?他以为他看过几本关于战士的书籍就以为自己很了解了,说白了他只是个小孩子而已。”他上下打量着爱莉丝的身体道:“说起身体条件,你似乎确实不是学战士的料,但是战士最要紧的不是天生有个强健的身体。而是意志。你的意志绝对是非常坚韧的。只是因为被宠溺得太多而没有表现出来。否则你也不会在短短时间内就能学会狮子心,虽然学得还不是很完全,但这恰恰是你天赋的证明。”

  “我真的很有天赋?”爱莉丝仍是不太相信。

  “自信一点。”派尔.潘道:“我是名战士。我说的话难道不比冰稚邪的话更具权威吗?”。

  “哼~!”爱莉丝不乐意了:“我只相信师父的话,师父说的一切都是对的,他说过我没天赋,我就是没天赋,我才不要相信你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派尔.潘气呼呼的哼了一声。

  “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爱莉丝问。

  派尔.潘还是哼了一声,生闷气不肯说话。

  爱莉丝裂嘴笑了:“小气鬼,一个大男人还和我这样的小女孩生气,原来战气的气都是小气的气。”

  “你……是你非要惹我生气的~!”

  爱莉丝马上反驳道:“是你非要说我师父不好我才要故意气你的,所以是你的不对。”

  “我的不对?”派尔.潘怒道:“我说的是事实,哪里不对了?”

  爱莉丝也大起声指责道:“你说我师父的不对就是不对!”

  “明明是你的不对。”

  “放……放屁,是你的不对,不对不对就是不对。”

  ……

  两个人吵得气喘吁吁,谁也不服的瞪的对方。

  爱莉丝忽然笑了:“你这么大年纪了,还和小孩子一样吵架。”

  派尔.潘哼了一声:“我本来就很年轻,只是看上去大了点。”

  爱莉丝撇撇嘴:“切,明明是个大叔。”

  派尔.潘道:“我吵架是因为我高兴,要换成别人我才懒得跟他吵呢。”

  爱莉丝奇怪了:“还有为了高兴来吵架的?”

  “是啊,吵了架你心里是不是痛快许多?再不像之前那么难过了?”

  “你……”爱莉丝心中一颤,低下了头:“你是为了排解我的心绪。”

  派尔.潘道:“我看得出你心情不好,不好就要发泄出来,否则憋在心里会憋坏的。”

  “你真的想收我做徒弟?”

  “难不成我特意跑几千里路过来就是为了跟你吵架?”

  爱莉丝问道:“我真的很有战士的天赋吗?”。

  派尔.潘肯定的说:“只要你跟我去进行地狱式的磨炼,不出三年我保证让你的实力突飞猛进。”

  爱莉丝犹豫了一会儿,一咬牙下定决心道:“好,我跟你去。我一定要变得更强,为师父报仇!”

  ……

  圣比克亚一个繁华的村子里,一场血腥的杀人风暴正在这里上演。

  “啊……你你……”

  地上漂着血,一个惊恐的村民蹬着腿拼命的往后退,可手一碰就是一具肠穿肚烂的尸体,再又碰又是一个被砍掉了脑袋的婴儿。惊惧、血腥、尸骇,整个村子所受的灾厄都压在了这最后一个男人的心头。

  琳达一步一步向前走着,漆黑的血镰满是杀人后的腥味,她长发狂飘,龙零.死的咒印在她身上闪着邪魅的光彩,她全身盈溢着紫色黑色的气息,目光透露着深邃而又死冷般的恶,如同死国天神,失去人性,灭绝理性!

  镰刀旋转,鞭笞在一具毫无知觉的女尸上,溅起的血液淋在她半裸的肌肤上,鲜红愈发刺激着她心中的恶!

  “死~!”

  一个幽魅的声音自心底响起,自琳达的口中发出,这完全不似她以往的音调,仿佛来自冥间的死神,收割着每一抹鲜血和生命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邪异的怪笑,让龙零.死的咒印越发的明亮,沛然的邪气将整个空间都笼罩在一片阴郁之中。而她,就如同一只毫无目的的魔鬼,嗅着生命的味道,向着下一个村落前进。

  死神带来了尸山血海,恶魔带去了罪恶灾劫,在死咒状态下的琳达,所过之处血流成河,生灵俱灭,只为发泄心中最深的痛。

  第十七个小镇也成了死镰下的怨魂,没有任何人能阻止现在的她。终于,终于在向第十八杀戮场去的路上,她身上龙零.死的咒印终于黯淡了,邪沛的暗紫恶气也渐渐消失。然而……

  然而因悲痛过度屠杀了一天的琳达却换了一副表情,再也没有因伤心而难过,再也没有心死般的痛了。她忽然仰天大笑起来:“爱情……爱情只不过是可悲者自我安慰的笑话,我华勒.琳达再也不需要爱和情了~!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如疯的狂笑,划下了这一卷的终点,也滑下了琳达最后一滴情泪……

  龙零.死——死之神:一用绝情,二用灭欲,三用亡心,至此非人。

  ……

  第八卷终,第一集终,未完待续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