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岛 > 龙零 >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林中之战Ⅳ

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林中之战Ⅳ

  时间倒退一点。 另一边,水系魔之士朱蒂和火系魔之士皮丝安,不停催发魔法击毁围来的强化树精。皮丝安退开几步,腾在空远望一眼:“这里被大量树精层层保护,附近一定有支撑这座魔法阵运阵的阵眼。”她化身火焰飞入树精群,紧接着里面强大的红色火光迸发,巨大的爆炸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力,一招烈焰·核心爆炸,瞬间炸毁七棵强化的魔法树精,另有五棵受到不同承度的损伤。

  皮丝安正准备在树精快速自我修复前再行追击,忽然一场洪水淹来,树精身燃烧的火大半都给冲灭了。皮丝安怒了,回头叱道:“你在干什么?混蛋!”

  半身水形态,只有头部露出来的朱蒂冷眼回道:“你打你的,我打我打,关你什么事!”

  洪水将树精连根拔起,几条水元素魔法龙缠在被拔根的树精身,将它的枝干身躯一截截绞断。

  皮丝安嘲讽道:“你的魔法只能对付落单的小树精罢了,面对结阵成墙的大树精毫无作用。”

  “一次自爆才炸毁几棵树精,你这点实力,也配称为六阶魔士?”朱蒂魔法再祭,掀起洪水滔天。

  “那也你强!”皮丝安也用出了更强的火系魔法。

  在这时,天空五条蛇形的节状冰龙从天空直降下来,轰轰轰轰……连续砸在朱蒂身。朱蒂被炸砸成一片水珠飞散,再次汇聚成人形时,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

  “朱蒂。”缪斯正在山坡的高处服药,包扎伤口,看到空先后落下来两个人,正是戈登和玛菲亚,随后泰戈尔也到了。

  “总算让我们找到了,哈哈……”戈登笑声发现多了一个人:“嗯?怎么还有一个人。”

  朱蒂化成水形,飞快的游到缪斯身边,魔法一动,""的身体穿起了一层水魂纱。水魂纱同冰法袍、雷之铠一样是很冷门的魔法,通常只有魔士才会学。主要在战斗起到蔽体的作用,自然界可以随魔士元素化又能做成衣服的材料并不多。这个魔法朱蒂早会,不过她以前很少使用,也没想过寻找类似的材料做一件衣服,可她现在开始在意了,在意自己的身体暴露在其他男人的视线下。

  “三个人对三个人,正好。”泰戈尔眼睛从新出现的火系魔士身,看到朱蒂和缪斯身。他虽受了重伤,但缪斯的伤势更重,真打起来他们的三只守护还可以再战,而他的裂魂半角兽天克所有使用魔力的人,而缪斯的守护基本已经失去战斗能力了,甚至到了垂死边缘。

  皮丝安见情况不对劲,从树精丛飞离开,落在一旁化为人形:“这里的事情与我无关,我不想参与你们之间的战斗。”说罢化成火焰走了。

  玛菲亚他们也没有去追,戈登摸了摸他黑亮的大光头:“看来情况对你们这对姘头越来越不利了。”

  “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!”朱蒂双手垂于身体两侧,不断汇聚魔力与水元素。

  戈登笑道:“都这种时候了,你还在意这种事吗?”

  缪斯阴沉着脸站起来,半机械的身躯机关转动,喷出高压的雾气,不过他这一动又牵到了身体的伤势,必竟是在不完整的情况下使用狂化图腾力量,力量解除后,伤情累积到了一个极点,即便用了止痛药,还是让他疼得冷汗直流。

  “别废话,动手吧。”泰戈尔在后面催促。玛菲亚甩着手里的狼头链枷,刚要动作,朱蒂已抢先出招。

  魔法开启,无数的水元素在身边汇聚成魔法生物,一下子唤出三十多只水元素蛇一般的魔法生物。同时阵光打开,一只体型高大,张着双臂,身体由水元素构成的魔涛水怪浮现在她身后。

  魔涛水怪虽然只是五阶魔兽,但却是真正的纯元素生物,虽然魔法威力不及朱蒂那么强,但它可以帮助生命还没完全元素化的主人,提高她的力量。

  朱蒂摆出这样的阵式,是准备一决死战了。这在之前被缪斯追杀时,也没有过。那时候的她,没有足够活下去的意愿,因此不愿牵连力量不够强大的魔涛水怪为她丧命。可现在,不一样了。她想活,而且希望身边的人和她一起活着!

  人,总得找点让自己活下去的信念。

  细碎的雪花飘进了这片林子里,因为刚才的热气蒸腾,使得部份雪化成了雨点滴落下来。树林里的树精扭动着,发出令人厌恶的吱吖声,其它魔法植物的声音反而小了。

  以一敌二,有胜算吗?朱蒂无法想太多,因为她不愿退怯。一瞬间,对方出手了,是那个大光头,来的速度好快!朱蒂引动周围的元素正准备接招,忽然对方停下了。

  一前一后的戈登、玛菲亚都停下了,他俩露出异样的目光看着朱蒂,确切的说是朱蒂身后。

  朱蒂意识到他们聚焦的目光不在自己身,猛然回过头,看到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。

  冰稚邪平静地脸轻蹙着眉头,被风撩动的黑发,复杂的眼神,仿佛藏着诸多心事。

  “你是……”她早已知道他还活着,在他复活的那一刻她知道了。那永恒的印记与血脉相连,哪怕眼前的人已不是当初的生命。但这一刻,她亲眼见到的瞬间,还是惊住了。

  “到我身边来。我在这里,没有人能伤害到你。”

  语言是命令,哪怕说得很平静,听不出一丝感情,但体内沸腾的血液驱使着她不得不服丛。

  “真……真的是你……”不知为何,朱蒂额流下了一滴汗,心里充满了恐惧。如果冰稚邪死了,至少她还是自由的,可现在她已身不由己。

  冰稚邪向前走了一步,又走了一步,走得很慢,带着不善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?我们是一伙的!”戈登强忍着心的一丝不安,质问。

  冰稚邪眼神一凛,散出明黄色的光芒。人一动,一瞬间三百多招魔法打在他们身,月魂冰刃双闪,两颗头颅飞了天,人轻轻地落在了他们身后,半蹲在地,紧跟着两颗头也落了下来。

  泰戈尔看到这一幕双腿发软,摔在地。这么短的时间,这么多魔法叠加,那得需要多大的意识强度和瞬间魔力输出?泰戈尔没法想象,他从没见过如此可怕的人。

  摔在地,身体支璃破碎的戈登和玛菲亚并没有死,仿元素化再生使他们重新复原站了起来。

  “你干什么!?”玛菲亚即愤怒又心惊,他做了防备准备,但没想到冰稚邪真的会出手。刚才冰稚邪想要他们的命,他们已经死了。

  冰稚邪背对着他们道:“不干什么,想跟你们……讲道理。”

  “讲……什么道理?”戈登压抑着心的愤怒,窘迫的问。

  冰稚邪回头道:“你们是听我的,还是听那个人的?”

  玛菲亚的喉结蠕动了一下,强咽了口唾液道:“当然是听你的。”

  “很好,我的道理讲完了。”

  武力,永远是讲道理的最快方式。

  冰稚邪道:“现在你们该向希拉里表明你们要离开了。”

  “为……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玛菲亚、戈登一时不解。

  “看来,我的道理,讲得还不够明白。”冰稚邪抬起眼睛看着他们。

  玛菲亚、戈登不再多说一句话,带泰戈尔乘山坐骑离开了这里,走得毫不犹豫。

  “你……你真的是西莱斯特·冰稚邪?”缪斯强忍着伤势扶着树问。冰稚邪与两年前有了一些变化,特别是他的黑发头和实力。在他印象里,西莱斯特是个喋喋不休,喜欢自言自语的人,但那个人并不是冰稚邪,他也知道这点。

  冰稚邪看着他,看着朱蒂,摸了摸鼻子:“朱蒂,如果我让你杀了他……”

  朱蒂内心一缩,瞳孔颤抖起来:“不,不……不要这样,不要说下去,求求你不要说!”她的心慌了,害怕了,她只知道只要这个‘命令’一下,哪怕自己再怎么不愿意,内心和身体都会与意识产生违背。

  永恒奴役不是精神控制魔法,它影响的不是意识,而是通过血液影响心脏,由心脏涌动的血液控制身体。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冰稚邪道:“这里交给我了。占据山寨的人很快会离开,你们……”他瞥了一眼缪斯:“……好好疗伤吧。”

  ……

  回到刺血兰小队的战场,情况变得混乱而胶着不明。多罗的部下越来越多汇集起来了,但手底下高级军官大部份都已随前军布防,并没有带在身边。手底下拥有六阶实力的暂时只有皮丝安一个。而刺血兰人数虽劣,但这支精英小队的个人实力都很强,派山来执行圣祭任务的也都是好手,因此并没有落在绝对的下风。

  具体到战场心,原本被巴沙尔、金克丝、邦和希拉里合攻的多罗受伤不浅,他已解开封印一战,这是他没料到的,没料到匪徒的实力有这么强。还好这时候皮丝安及时赶来助战,希拉里被迫与皮丝安战至另一处,展开魔士之间的对决。这让多罗的紧张战况大为缓和。

  ……

  科儿正在山坡方处陷入了敌人的围斗。敌方仗着此时人多,已经有两名校级军官、三名尉级军官盯了她。

  一套连拳过来,科儿被迫退开,紧接着又是一道刀光伴随魔法一同逼来。科儿灵巧的在地翻滚,恐暴龙怒冲过来,尾巴扫开敌人。

  四只魔兽,加正在追咬恐暴龙的两只魔兽一齐扑出来抓着它嘶咬。敌方一名军官趁机跳恐暴龙背,一跃而起,高举砍刀劈向地面。

  科儿拔箭、拉弓、搭弦一气呵成,坠星箭直劈砍下来的军官胸口。拿刀军官从空落下来,马又有敌人魔法袭来。科儿双臂挡在胸前,轻哼一声,硬吃一击魔法,不料魔法之后还有拳风。

  近战过招,科儿接了几合,被一击头锤撞得脑袋发晕,她没有头盔,只有很轻薄的护额,可敌人有。对方狠命的一撞,施潘根式头盔前端坚硬的‘t’字顶板撞在她脑门,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,紧接着肚子、胸口又挨了几拳。

  这几拳让她清醒了些,拔出腰间匕首反削,借此退开跳树枝。

  “追~!”从地爬起来的带刀军官,随手折断卡在盔甲里的箭支,踩出空踏追去,也不管自己的守护魔兽和敌人的恐暴龙死战了。

  科在树枝间高速的跳跃,不时的回身射击,两个备用箭壶里的箭只剩几支了,可敌五名军官不依不饶紧追其后。

  科儿见摆脱不了,回头一箭‘光明星’射出,绽出刺目的光芒,紧接着取出最后四支箭矢搭弦,一记散射,分出十二支魔法箭矢,一共十六箭射向敌方。

  砰砰砰砰砰……

  散射的命率并不高,可是这回一箭都没射。之前的战斗,多罗军队的人早已有人吃过闪光箭的亏,所以这一箭光明星射来时,五名军官早有了准备,瞬间闭目,等闪光过后再睁开眼。虽然眼前仍有红影,但是可以看清对方后藏的暗箭加以躲避。

  “真是像癞皮狗一样粘着我。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追我?那边有战况明明更加激烈!”科儿回头大喊。

  一名军官怒道:“因为你杀了我很多部下,我一定要替他们报仇!”

  科儿无奈道:“那不是故意的,我向你们道歉,你们放过我吧好吗?”

  “歉意的话你还是留到死后再说吧。”军官施展魔法,散射的雷电击打在树林各处。

  科儿身也被电流抽了两下,人从树落下,半空转身再射出几支魔法箭,落回地面。

  “这回看你往哪里跑。”五名军官先后追了来,将科儿团团围在间。有两人了刚才的魔法箭,身还带着焦灼的痕迹。

  “你们几个也想杀我?”皮肤黑黝的科儿轻笑,左手握着小风,右手已按在右腰的短刀:“看看你们周围吧。”

  五名军官一怔,发现周围出现了好些个敌匪,而自己追得太深,已跟部队拖节。科儿挥挥手:“杀~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