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岛 > 龙零 >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偷羊人

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偷羊人

  商量后,刀疤让一队人去女孩失踪地去查探情况,从政府渠道以及民间渠道了解事发地周围有哪些不法组织、团伙以及地头蛇。并以事发地为中心,一个十岁女孩五天能跑动的范围为半径,画定一个主要寻找的区域。

  不过很快他从卫兵那里了解到一个情况,阿诗娜也就是小娜的守护魔兽是一只靛羽狮鹫,这种狮鹫是精心培育二次蜕化后的品种,不单能飞行,还能下海潜水,小娜的这只实力为6-7阶,体形矫健强状,培育得非常好,能较长时间的滞空飞行。这也是为什么她能从一千多公里外的地方跑到希多美冀,而雇主认为她走丢的可能性比较大的原因,但也不排除她走丢后被奴隶贩子绑走了可能性。

  大家听完就为难了,这样一来女孩这五天可能活动的半径范围就大了去了,他们也没这么多人手撒开了去找。可想来想去,也只有先按照预定计划,让一队人的去失踪地附近了解情况。这个任务交给了艾玛森,好歹他算老佣兵了,见多识广,在打听消息方面比较熟,路子也多。

  艾玛森走后,依维科向卫兵问道:“小娜她有什么爱玩的、想玩的或者想去的地方吗?”

  “有。”卫兵想了想,把他知道的小娜所有兴趣爱好都告诉了他。

  依维科说:“刀疤,那我带五十个人,以这方面为线索去寻找。虽然我主修的是操控傀儡,心灵暗示、精神控制的能力勉强还算过得去,说不定得起到不错的效果。只是用这些魔法容易惹上麻烦,弄不好会被通缉。”

  刀疤说:“不用担心会给佣兵团惹麻烦,你只管去做,现在找人最重要。”

  依维科并不知道免责协议的内容是什么,也不知道是谁签的,他只是单纯担心会给佣兵团惹上麻烦,但有了刀疤的话,知道自己可以用更多的手段。他还以为刀疤想的是惹上麻烦大不了把团队驻地搬离。

  洛见两个副团都带人走了,问道:“刀疤哥,我们干什么?”

  刀疤道:“我们能干的就只能碰运气了。”

  “碰运气不和大海捞针一样吗?”

  刀疤无奈道:“不然怎么办呢?我们这里八十多个人,散开了去找,干脆先把塞克斯郡和周边乡村、贫民窟先找一遍吧。”

  找人的方式受到太多制约,想要打听还不能给路人看失踪者的画像,这找起来也只能用笨办法,就凭自己一双肉眼去看了。

  塞克斯郡本身不大,但因为难民的原因,使得周围的临时安置点向外辐射了好几倍。他们几十号人就在街上、人群中穿来找去,再多只能放开嗓子喊一声小娜,连女孩的真名都不知道,也不能喊。

  选政王之前巡视全国是来回巡视的,在各地城市间曲折巡游,小娜失踪地点离塞克斯郡的实际直线距离并没有五天的路程,理论上小娜很有可能会跑到塞克斯郡来。花了一天多的时间,才大概将塞克斯及周围找了一遍,结果不出意料的一无所获。

  刀疤一伙回到驻地短短休息4个小时后,卫兵又来催促他们继续寻找。刀疤想一个在家里被看得很紧的小女孩,最有可能的还是去那些有趣好玩的地方,希多美冀国内有不少旅游景点,该国的古迹不少,刀疤决定去这些地方的城市乡镇去找。

  从塞克斯郡出来,刀疤把86人分成五支队伍,一路向西寻找,田间、乡村,但凡地图上标记过有人居住的地方,他们都要去看一遍,途中遇到路人了也要上前挨个盘查,后来找人找急眼了,演变到挨家挨户搜查,户主不同意就直接破门而入,人不在家的直接把门砸开。

  这一找,就找了一周时间。这天下午洛和伊琳娜等几个人坐在莱特镇一颗千年古树下休息,刀疤他们因为强闯民居后与人产生冲突,被镇上的治安官给带走了。最近发生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了,但每次刀疤总能平安把被抓的人带回来,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
  洛抱着魔婴枪,坐在古树下修葺的圆坛上昏昏欲睡,其他人也因多日劳累没个好精神。过了一会儿,塞恩回来道:“刀疤那边还在处理,依维科和艾玛森两个副团长那儿也没有好消息传来,那个卫兵催促我们接着找人。”

  树下休息的众人苦着脸道:“要死啊,没头没脑的找怎么找得到嘛。你说这个十岁的小家伙能跑去哪儿呢。”

  “不行了,我得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儿,这一周时间我就没睡过好觉,做梦脑子里都是小女孩的画像。”

  大伙互诉苦水,一个个身心疲惫,这比正经出任务还累,正常出任务好歹还有个休息的时候,眼下雇主催得紧,他们几乎是没日没夜的找,逐家逐户的搜。

  塞恩不理会同伴的诉苦,叫了两个人,又找到洛道:“喂,醒一醒洛,去镇外走一走。”

  洛费力的争开半只眼睛,没力气的问道:“去镇外干什么?”

  塞恩说:“镇上我们都找遍了,肯定没有小娜。我们到大路上找找过路的人,碰碰运气。伊琳娜,你也一起去吧。”

  “塞恩,有没有搞错,你还真是……态度认真负责唉。”伊琳娜很不情愿去,但看到洛站起来了,也只好跟着起来。

  五个人撑着发酸的腿,步行到镇外一条三、四米宽的土路上。这条土路是政府修建,连接城市的主道,并不穿过小镇,而是紧邻小镇的西北方向,周围是一片漫漫青草地,地形和缓,草原一望无际。

  五人来到道路旁,从左至右看了一眼空旷旷的道路,伊琳娜没力气的瘫坐在地下道:“我们不会真要在这里等人碰运气吧。”

  一个同伴挤眉弄眼向伊琳娜使眼色道:“伊琳娜,你不会真以为我们是来找人的吧?”

  洛抻了个懒腰,打着哈欠问:“那我们来干什么?”

  那同伴笑道:“我和塞恩大哥搞了一只螺角豚羊,就是个不太大,我们五个人吃应该差不多刚刚好。”

  洛和伊琳娜都张大了嘴:“喔,这玩意……这玩意很贵的,你哪搞的?”

  同伴得意道:“早上的时候我看到有人放羊,趁那人不注意偷偷搞了一只,藏在那边的地洞里面。你看,我把调料都带来了。”他从腰后袋子里解下一条布袋,里面瓶瓶罐罐的全是各种调味料。

  螺角豚羊是希多美冀的著名美食,吃起来不但一点都不膻,而且烧烤之后还有一股非常醇厚的猪油香,肉质特别的肥美,特别嫩。本来这玩意在当地就卖得不便宜,一刀肉要六十金币,又因天劫的原因,受惊吓死、病死不少,导致螺角豚羊减产,价格更是飙升。

  伊琳娜拍拍屁股站起来:“那还等什么,趁现在有空,快去烤着吃吧。”

  五个人屁颠屁颠朝马路那一头跑去,可是跑到藏羊的地洞一看,洞被挖开了。偷羊的同伴懵圈了,懊恼不已。

  塞恩围着土坑转了一圈,问道:“你是不是没把羊弄死,它自己又跑出来了?”

  偷羊人满脸委屈道:“不可能啊,我明明用斧头背把羊脖子敲断了,埋坑的时候明明就咽气了。”

  几个人围着土坑饥肠辘辘又灰心丧气。忽然伊琳娜踮着脚在空气中嗅了嗅:“你们闻,什么味儿?”

  大伙都闻起来。

  洛道:“是烤肉的味道,好香啊……”

  众人精神一震,立马寻着味道找过去,他们绕过一座二十米不到的小山包,在山包后头‘L’型环抱的山脚下,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家伙坐在支的篝火前,手里抱着一块肉正在吭哧吭哧的吃。

  偷羊同伴一马当先跑上前,远远就指着那家伙痛骂:“好你个混蛋,居然敢偷老子的羊,看我不打死你个混蛋玩意。”

  吃羊的家伙一看有人来了,吓得跳起来,扭头就跑,跑的时候还不忘抓起烤架上的肥羊和插在草地上的魔法杖。可是这人好像是吃撑了,没跑多远就倒在地上停下来,不停的冲他们摆手,然后趴在地上呕吐起来。

  同伴冲过去,一把先夺回了他手里的烤羊,恶狠狠地道:“小子,偷老子的羊,你找死吧你。看我怎么教训你。”

  偷羊人吓得连连摆手求饶:“别打别打,我错了,别打我。”

  同伴来回倒腾手里滚烫的羊肉,骂道:“吗的,一只羊被你吃掉了半只,你的胃口真够大的。来来来,看老子今天怎么教训你,敢吃我偷的羊!”他抬脚便要踹,哪知眼前忽然强光闪耀,哎呀一声,刺伤了眼睛。

  偷羊人再度要逃,正空踏而起,被天空忽来刺落的一杆黑枪吓个半死,摔在地上,他赶紧转身往另一边跑,伊琳娜已经挽着弓对准了他。他吓得老老实实退回了原位,哭丧着脸说:“你们要怎么样嘛,大不了我陪你们好了。”

  伊琳娜瞧这家伙全身脏兮兮,一身白衣服都快脏成了黑色,头发也是乱糟糟邋里邋遢。闪伤眼睛的同伴,捂着流泪的眼睛跑过来正要质问,伊琳娜忽然发现这个家伙有点眼熟,指着他惊讶地道:“哎,你们看,她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小娜?”
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