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岛 > 龙零 > 第二千零三十七章 骤生变故

第二千零三十七章 骤生变故

  爬过一大半,彼格·洛隐隐听到上面有声音传来,有说话的声音,还有金属与石块的敲击声。他放轻了动作,小心挪动通道顶部,这里有个95度的横向拐角,一束光照在他脸上。他吓了一跳,赶紧把头往下缩,过了一会儿才慢慢探出来,才发现前面有道长条形的缺口,光就是从缺口里照进来的。

  他趴到拐角上,滑动身子凑到长条口向外偷瞄。看到像石室一样的房间里,几个佣兵百无聊赖的闲谈,有一个家伙拿着铁镐一下一下敲着地面的石条,发出噔噔噔地撞击声。这些人后面有一排石脸像,石脸像上挂着矿灯,这和他之前在水寨里看到的属于同一风格,他恍然明白,自己现在在石像里面。

  洛从石道中滑下来,塞恩问:“上面什么情况。”

  洛把上面看到的说了一下,阿芙洛道:“我的魔法可以利用光的折射,我去看看吧。”她将短杖别在后腰带下,从石道中穿了进去。

  “小心点,别让人发现你的魔力波动了。”德尔玛探着头向上看,一下愣住了:“哇,好……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洛见他不说话,脑袋一直藏在里面不肯出来,忽然明白了什么:“喂,这样做不好吧。”

  “确实不好,让我看看。”塞恩一把将德尔玛揪开,探头看上去。

  “哦~!好……好腿……”

  “看清了吗?”

  “白色的。”

  “好福利。”

  洛看他们两个一进一出轮番偷看,实在觉得不好,可这两人一人一句说得他心里直痒痒,一跺脚,好奇的跟着钻进石道探望上去。

  阿芙洛听到下面碎碎的念叨声,打着光往下照,吓得洛赶紧缩回了头。阿芙洛眉头不快的轩起来。

  石道外。

  “呜哇啊……呜哇啊……”塞恩摇头着,一脸发痴样:“比莫耶那小子有福气了。这双腿,十年都不腻。”

  洛示意道:“喂,你流鼻血了。”

  “是嘛。”塞恩随手一抹,拿手帕擦了擦,也不在意。

  德尔玛称赞道:“她看上去蛮瘦的,没想到两块白面包那么有料。”

  塞恩挤眉弄眼揶揄道:“洛,跟你老婆比怎么样?”

  “嗯,这个嘛……”洛托着下巴还真的在脑海里认真的对比起来:“各有风格……啧,主要是我没看太清。”

  “是啊,她裙子太长了,要是再短点,再短点就好了……”

  这会儿阿芙洛从石道中滑下来了,冷着脸道:“你们在聊什么?”

  “没,没什么。”

  塞恩说:“我们再说今天晚上的天气。”

  洛赶紧道:“啊,对啊,今天晚的天气糟透了。”

  德尔玛打哈哈道:“可不是嘛,不好的天气也有好的一面。阿芙洛小姐,你在上面看到了什么?”

  阿芙洛道:“留在上面人不多,只有五个,全都是无名骨佣兵团的,石室两边有通道,左边是向上走的石阶,右边应该是向下去的,我看到有人从下面通道被抬上来,身上有血。”

  洛说:“这条通道不知道能不能利用上。走,回去告诉刀疤副团。”

  四人一边往回走,阿芙洛一边问道:“你们刚才是不是在偷窥我?”

  “没有没有没有……”塞恩、德尔玛连忙摆手否认。

  洛却承认了道:“对不起,我……我只看了一眼。”

  塞恩和德尔玛都呆住了,侧脸瞪着彼格·洛,那意思是你瞎道歉什么!

  阿芙洛剜了他一眼,快步向前走去。

  塞恩一脚踢在洛的屁股上:“你傻呀,承认干什么。”

  “她看到我了啊。”洛说。

  塞恩道:“看到你你就承认啊。你不会说通道黑,什么也没看到吗?”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怎么好说?”

  “这有什么不好说?难道她还会问你是不是看到她的白内裤了?蠢死了,这种事打死也不该认!”塞恩郁闷的摇头:“唉,呆头呆脑的,难怪每次去酒馆都搭不到讪。”

  这时山体突然传来震动,头顶上落下许多钟乳石,洞穴里的蝙蝠被惊得四起,一声闷闷的龙鸣在山外传来。

  洛颜色一变:“不好!”

  四人赶紧向洞口跑去,殊料山体又是一震剧震,造成大量层积岩塌方,山洞被堵住了。

  “可恶可恶可恶啊……”洛冲上乱石,一口气跑到最顶部,双手飞快刨挖着乱石,但碎石的倒塌仍然不减,头顶的岩层不断倾落,大石砸中了乱石堆上的洛。

  “洛~!”塞恩飞冲上去,腾空两脚踢开掉落的两块大石,一把揪住洛的领口扑下来。

  刚扑到地上,山体又是一阵塌方,塞恩拖着受伤的洛赶紧往后跑。直到一切尘埃落地,整个山洞彻底被堵死了。

  “伊琳娜,伊琳娜~!!”洛一脸茫然失措,跑到乱石前大吼,拔出背后的枪奋力向石头上打去。

  可这样的攻击,完全砸不开厚厚的山石,刚打挖出一个浅凹,滚落的碎石又将他挖开的地方填上了。

  “……伊琳娜,伊琳娜……团长……”洛无力的坐在地上,愤而回头看向同伴:“你们过来帮忙呀。”

  三人俱是面色凝重,塞恩问阿芙洛:“你擅长土系魔法吗?有没有擅长挖掘的魔兽。”

  阿芙洛都摇了摇头。

  塞恩的守护是一只地狱三首兽,德尔玛的是寄脏魔,维恩的是百翎彩雀,都没有能挖通山石的魔兽。

  “嘘,你们静一静。”德尔玛侧耳倾听。

  “怎么了。”塞恩问。

  德尔玛说:“听不到外面的动静了。”也不知道是太远,还是外面的战斗结束了。

  洛急得不行:“怎么办,伊琳娜还有副团长他们不知道怎么样了。”

  “你别着急,冷静点……”

  “我能冷静嘛!”洛咆哮起来,又懊悔的坐在在上抱着头痛苦不已。

  德尔玛说:“我们埋得太深,唯一能出去的办法就是从刚才的石道出去。刀疤他们一定是被无名骨的人袭击了,现在只能祈求他们还没遇害,而我们得想办法拯救他们。”

  “救,一定得救。如果……如果伊琳娜有什么不测,我绝不放过他们!”洛站了起来,脸上满是杀戮之气。

  塞恩低头思索着道:“我们四个人,想要救人难如登天,力拼肯定是不行的,得想办法。”

  ……